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出轨小说 / 正文
作者:admin

青云仕途

admin 6个月前(2019-05-12) 出轨小说
    莲花乡,党政办。

    李青云站在办公室,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心里五味杂陈,自己刚来莲花乡上班不到两个月,乡政府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一周前,莲花乡所在的塬北县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强降雨,暴雨下了两天两夜,损失惨重。

    其中莲花乡因为地势低洼,又处于塬水河的下游,受灾最为严重,这让原本就贫困的莲花愈加的乡雪上加霜。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乡里的主要领导外出考察,竟然在当地被爆出了集体作风问题,被纪委双规,这件事震动了整个塬北县。

    真是多事之秋啊,李青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面,心里感慨不已。

    今年,塬北县大量招收公务员,李青云刚刚大学毕业,考取了塬北县公务员,可惜因为没有门路,最后被分配到全县最贫困偏远的乡里工作,如果不是笔试成绩第一名,县里要照顾门面,录取都成问题。

    此时的乡政府人心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有些人希望可以更进一步,想方设法去县里搞关系,有些基层办事员们则乘着混乱期给自己放假了,偌大的乡政府只有李青云一个人。

    党政办总共一个主任,三个办事员。

    李青云喝了一口水,拿起了一份关于塬北县莲花乡贫困户调研表看了起来,莲花乡面积一百多平方公里,总共有35个行政村,51个自然村,两万多人口,辖内多山地,土地贫瘠,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处于贫困线以下,百分之六十五的房屋都处于危房,换句话说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都受到严重的危险。

    李青云看着一串串的调研数据,心情很沉重。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打开了,和李青云同样为办事员的柳晚晴走了进来,今天的柳晚晴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一条粉色的休闲裤,扎着马尾辫,衣服勾勒出的线条,前凸后翘,十分养眼。

    柳晚晴来党政办已经有一年了,相比李青云,算是个老兵,这几天她跑县城跑的也是挺勤快的,听说县里建设局的某副局长是她的后台,这个女人长的这么漂亮,在政坛上也算是有先天优势。

    “哎呀,青云啊,没想到你还在呢,乡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能坐得住?”柳晚晴看到李青云,一边扭了扭腰肢,一边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水杯给自己倒了杯水,笑着说道。

    李青云忍不住在柳晚晴的身上多看了几眼,也是笑了笑说道:“坐不住能怎么办,我才刚参加工作,也没有什么门路。”

    柳晚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叹了口气道:“听说县里领导对莲花乡领导出问题被双规的事情很震怒,这件事情还惊动了市里的领导,影响很恶劣,真没想到我们莲花乡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成名了一把。”

    “不要说是市里了,省里的领导都知道了,要求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办事员王二成走了进来说道。

    王二成和柳晚晴一样,据说在县里都有关系,也是天天往县里跑。

    这次乡里出事,据说党政办主任钱刚有很大的可能更进一步,这样主任的位置就空下来了,王二成和柳晚晴都像狼一样盯着这个位置。

    至于李青云,直接是被大家忽略的角色,毕竟他还没有转正呢。

    王二成长着一双丹凤眼,皮肤黝黑,一进来就一批坐下,翘起了二郎腿,嘴里很随意的轻轻哼起了口哨,看起来有些志得意满。

    柳晚晴看到王二成这副表情,脸色就有些变化。

    “二成同志,看你天天往县里面跑,是不是得到什么新消息了?”柳晚晴脸上挂着笑容,看似随意的说着,实际上有意试探一下。

    “哈哈,哪有什么新消息啊,不过我听说县里开了几次会,莲花乡的班子已经敲定了,大体不会再变。”王二成打了个哈哈,没有继续说,不过明眼人都看出来他得意的表情。

    柳晚晴脸色一变,王二成的话可是透露了一个重大消息,谁都知道钱刚进步了,主任的位置就在他们二人产生,看王二成胸有成竹的样子,那自己不就悬了。

    柳晚晴心不在焉,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柳晚晴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家里出了点事,回去一趟。”

    王二成看着柳晚晴的背影,眼中泛着贪婪的光芒,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就在这个时候王二成的电话响了,王二成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站起来走了出去。

    随着关门声音传来,办公室又剩下李青云一个人了。

    李青云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苦笑,眼下莲花乡的老百姓还处在水生火热,而乡政府里却上演着一幕幕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表演,如果让老百姓知道了,那该多么的心寒呢。

    李青云喝了一口水,放下资料表,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站起来走出办公室,在乡政府转了一圈,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正在他准备回办公室的时候,乡政府的大门外进来一个寸头男子,男子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穿着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西服裤子,皮鞋沾满了泥土,不过看气质就像当过兵的人。

    “小同志,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寸头男子看到李青云,脸上挂着笑容,带着一口京味普通话说道。

    听口音对方是京城人,能够在大西北穷乡僻壤的地方遇到一个京城来的人也真是稀奇,不过李青云也没多想,礼貌的回答道:“可以啊,有什么事你说。”

    寸头男子观察了一下乡政府,眉头一皱,问道:“今天也不是周末,怎么感觉乡政府静悄悄的没人呢?”

    李青云苦笑一声,没有回答,他总不能说人都跑关系去了吧。

    “我叫刘志,陪老板回来探亲,不过你们这边的路太难走了,陷到泥地里出不来,想麻烦同志帮忙找几个人推一下,因为我们是外乡来的,也没有认识的人,所以只能找政府了。”

    前几天的大暴雨,将莲花乡原本就是黄土的路,冲的坑坑洼洼,车子很难行驶,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能把车子开进来,本事不小啊。

    “为群众解决困难,是我们应该的做的,我这就找几个人帮你推车。”李青云很爽快的就答应,然后在附近的村里叫了四五个村民,跟着刘志来到了车子陷入的地方。

    车子是奔驰,因为路段被冲毁,泥泞不堪,车子滑入了路边的玉米地。

    在路旁的排水沟沿上站了一个中年男人和年轻女子。

    中年人穿着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身体微胖,一看就像是成功人士。

    中年人身边的女子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年纪和李青云差不多大,穿着连衣裙,一头长发飘飘,肤白貌美,当看到李青云等人的时候,眼神流露出一丝抗拒和厌恶。

    “老板,人找来了。”刘志走到中年人身边恭敬的说道。

    中年人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李青云等人,笑容可掬道:“真是麻烦你们了。”

    李青云也是笑着道:“举手之劳,莲花乡就是这样,地处山区,路又是土路,只要一下雨就泥泞不堪,非常难走,这次又遇到百年不遇的大暴雨,好多路段都被冲毁,要重新修。”

    “是啊,来的时候我就听说了,不过没想到路的损毁这么严重,现在国家大力发展基础设施,怎么莲花乡的路还还像七八十年代的老路呢。”中年人漫不经心的问道,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李青云苦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塬北县地处偏远山区,在整个市里面都属于最贫困的县,财政吃紧,而莲花乡又是塬北县最贫困的乡,县里也要根据全县的发展考量,建设资金要优先考虑那些相对有发展前景的乡镇。”

    中年人没有再说话,李青云吩咐几个村民一起上手,花了将近半个小时将车子从玉米地里推到了路上。

    休息了一会,中年人冲着刘志使了个眼色,刘志走到李青云的面前,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千块钱递了过去:“这次真是辛苦大家了,这是我们老板给大家的辛苦费。”

    李青云心里感慨,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出手都这么阔绰,要知道一千块放到莲花乡,相当于一户普通百姓半年的收入,有些更加贫困的百姓,一年的收入也不到一千块。

    几个村民的目光也是一直停留在刘志的手上,他们长这么大都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钱,村民们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全都看向了李青云。

    李青云看着看了看这几个村民,穿着老旧,有些的衣服上满是补丁,补丁上面补补丁,满身是泥,一脸朴实的看着李青云。

    突然李青云感觉到有一股责任压迫着自己,压的都快喘不过气,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当初考公务员起,李青云就立志要当一个好官,一个有作为的官,能够全心全意为人民谋福利的官,可是真正进入官场之后才发现,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做就可以做的。

    李青云接过钱,给每个村民分了二百块钱。

    “狗蛋,你媳妇上个月刚生了娃,你拿着钱去县城给你媳妇买一些补品调理一下身子,坐月子要多休息,多吃有营养的东西,不要烙下病根。”

    “栓子叔,这些钱拿回去给婶子买一些药吧,生病了就要去看病,这样耗着也不是个事。”

    “大牛,你儿子也该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吧……”

    ……

    村民们拿着钱,激动的手都有点颤抖,小心翼翼的揣好,冲着李青云和中年人不停的道谢,二百块钱对于城里人来说或许不算啥,但是对于村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几个月都不一定能挣到这么多钱。

    中年人看着李青云一一将钱分配完毕,而且惊讶的是对方竟然这么了解这些村民的家庭状况,不由的露出赞赏的神色。

    “小同志,我姓夏,这是我女儿夏冰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参加工作多久了?”中年人突然开口问道。

    “我叫李青云,你叫我小李就行,刚参加工作两个月了。”李青云笑着说道。

    中年人刚想继续说话,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女子在听到李青云的介绍之后,眼睛一亮,突然冷不丁的问了句:“你叫李青云,大学在哪里上的?”

    突兀的问题,让李青云一怔,就连中年人也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女子。

    虽然不太喜欢这个从始至终都一副高冷骄傲,看不起穷人的女子,但是李青云还是礼貌的回答道:“我叫李青云,桃李不言的李,青云至上的青云,今年刚毕业于秦西大学。”

    “什么专业?”

    “经济学专业。”

    女子没有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李青云,从之前的的厌恶变成了一种别有深意的神色,李青云感觉怪怪的,对方怎么突然对自己的学校和专业感兴趣了,不过李青云也没多想。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五六十岁,手里拿着烟杆,面容沧桑的老头远远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小李干部,小李干部,大事不好了……”

    李青云认得此人,是红柳村的村长冯大山,看他这么急匆匆的样子,李青云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冯村长,出什么事了”李青云急忙问道。

    “哎呀,小李干部,可算找到你了,我去乡政府一圈,一个人都没有,后来路上遇到狗蛋,大牛他们几个说你在这里……”冯大山一把抓住李青云的手,急切的说道:“冯小洋家的房子突然塌了,他睡觉的媳妇和儿子都被压在了里面……”

    李青云一听,脸色大变,心中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莲花乡原本就有很多危房,这一次强降雨让这些房子变得更加的岌岌可危,这件事情李青云向乡里的领导反映过几次,可是最后也没有了下文。

    真是多事之秋啊!

    “赶紧跟我去救人……”李青云大声说完,就跑向了红柳村的方向。

    因为救人心切,李青云也没来得及和夏老板他们打声招呼。

    看着李青云和冯大山远去的背影,夏老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老板,我们走吧。”刘志走到夏老板的身后,恭敬道。

    突然向老板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看向女子问道:“冰清,你刚才问小李学校和专业是什么意思?”

    夏冰清狡黠一笑道:“爸,着您就别问了,我刚才就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这个人,现在看来不会错了。”

    夏冰清看着李青云消失的身影,心道没想到小雪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竟然是个乡巴佬,还躲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当个小公务员,真是没出息,哈哈,回去她要是不请我吃几次大餐,我就不告诉她她心上人的消息。    李青云和冯大山火急火燎的跑到红柳村,远远的看到半山腰的一户人家院子集中了几十个人,全都手忙脚乱在刨土。

    李青云的心里一急,这些村民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不懂的如何科学救人,如果这么盲目的救人,方法不得当,容易导致二次坍塌。

    “乡里的小李干部来了,大家不要慌,听小李干部的指挥。”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看到了李青云的身影,喊了一句。

    李青云虽然只参加工作两个月,然而已经走访了莲花乡所有的村子,因为人缘好,和每个人都打成一片,此时看到李青云,就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小李干部,你一定救救俺媳妇和儿子啊……”

    冯小洋一个几十岁的大汉,此时哭的跟泪人一样,他的手因为刨土,已经沾满了血水。

    李青云的心里五味杂陈,一把扶起冯小洋,说道:“小洋,你别急,我一定会救出嫂子和孩子的。”

    李青云观察了一下现场,房子是背靠在土崖上的,这种房子在西北很常见,冬暖夏凉,不过因为经过这次暴雨的冲刷,原本就土质疏松的土崖突然倒塌,恰好压在了房梁上,导致屋子坍塌。

    李青云的心沉到了低谷,如果要救人,必须先清理掉压在屋地上的土层,然而这样也带来了危险,容易造成二次塌方,这样彻底就没法救了。

    时间不等人,如果不及时清理土层,空气无法流通进去,就算里面的人活着,拖延的时间长了会窒息死亡。

    李青云一咬牙,大声道:“大家听我的,所有的人开始准备清理房顶上的土层,记住一定要小心,从最上面的泥土开始,防止二次坍塌……”

    李青云的额头布满了汗水,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房屋的情况,亲自上手清理泥土,看到李青云忙碌的身影,村民们都是一阵感动,原本骚动的心顿时沉静了下来,配合李青云开始清理土层。

    过了半个小时,土层终于被清理了一大半,并且与房子内部打通了一个水桶粗的空洞。

    “下面的人都听得见吗,听得见的话说句话。”李青云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向屋里喊道。

    所有的人都是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仔细听着。

    过了良久,下面终于是传来了一道虚弱的声音:“快救救俺们,块救救俺们……”

    人还活着,听到声音,所有的人都是精神一震,李青云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没事就好。

    在李青云的指挥下,很快泥土被清理干净,里面的情况也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只见冯小洋的媳妇抱着儿子,卷缩在两个柜子的空隙当众,只是冯小洋的媳妇,头上出了一点血,其他方面并无大碍,只是精神上刺激比较大。

    “谢谢你啊,小李干部,你真俺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俺们真不知道改怎么办。”

    冯小洋跪在地上,冲着李青云不停的磕头。

    李青云鼻子一酸,农民最是朴实,憨厚的人,他们是如此的相信政府,在遇到困难首先想到的是政府,可是我们的有些干部呢,只知道争权夺利,不择手段的往上爬,何时把百姓放在心上,他们对得起高高飘扬的红旗吗。

    李青云立刻扶起冯小洋,说道:“小洋,你这是干啥,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分内的事情,你要相信,政府是绝对不会忘了百姓的,有困难找政府,嫂子的头破了,我这里有五百块,你去买些药,放着伤口感染了。”

    说完李青云从兜里掏出来五百块塞到冯小洋的手里,这是他这个月工资的一部分,原本他是想等会县城的时候把钱给父母的。

    冯小洋死活不要钱,但是在李青云的坚持下,最后收下了。

    拿着钱,冯小洋一定感动,又是对李青云不停的道谢,众人看到李青云的举动也是对他赞不绝口。

    李青云的心里很不高兴,他把村长冯大山叫都一旁,问道:“老冯啊,红柳村像小洋家里这种情况有多少?”

    冯大山也是一脸的愁容:“咱们这个村有五十二户人家,其中有二十户左右的房子都出现了变形。”

    李青云的心里很沉重,光红柳村一个村就有二十多户,那全乡五十一个自然村加起来,要有上百户了,这么多人的生命财产处于危险中,如果不及时解决,恐怕冯小洋家的悲剧可能会随时发生。

    穷啊,莲花乡太穷了,穷到老百姓连衣食住行都成很大的问题,现在全国都在大发展,很多地方的经济每年都是呈两位数的百分比在增长,为什么塬北县发展不起来,莲花乡还是原来的莲花乡。

    想到这里,李青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莲花乡发展起来,至少要解决掉老百姓的温饱问题和人身安全问题。

    冯小洋家因为房子没了,所有李青云就把他们暂时安排在村长冯大山家里,李青云打算回乡政府写个报告,申请一笔款项,解决百姓危房的问题。

    这件事情刻不容缓。

    走在泥泞的道路上,李青云满身泥土,一脸的倦容。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奔驰停在了他的旁边,车窗摇下来,夏老板的脸露了出来。

    “小李啊,你这是要去哪里,要不要搭你一程?”

    李青云扭头看去,笑着说道:“原来是夏老板,你们的事情办完了?”

    夏老板叹了一口气说道:“没呢,莲花乡我们人生地不熟,想要找一个梧桐山的地方,可是一路走来,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

    “梧桐山?夏老板,梧桐山我知道,只不过现在的梧桐山已经不叫梧桐山了,改叫凤凰山了。”虽然不知道夏老板为什么要去凤凰山,李青云还是热情的说道。

    听到李青云一说,夏老板的眼睛就是一亮,含着激动的神色。

    “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青云笑了笑说道“我来参加工作之后,为了尽快的熟悉工作环境,专门查阅了莲花乡的人文地理记载,所以知道一些,据说之所以改名,是为了纪念一位巾帼英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夏老板赞赏的笑道:“小李你不错,工作做的很细啊,可不可以请你带一下路。”

    “这个没问题,不过凤凰山的路不好走,要翻山越岭。”

    “那就麻烦你了。”

    坐在奔驰车上,车子掉转头,在李青云的指引下,艰难的向着凤凰山的方向走去。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