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出轨小说 / 正文
作者:admin

重生八零甜蜜军婚

admin 8个月前(2019-05-09) 出轨小说

    陈萌又看到自己死前的那一幕了。

    她被人打晕扔在铁轨上,醒来眼看列车呼啸而来她被撞的四分五裂,但这只是痛苦的开始。

    一晃多年过去,陈萌的灵魂飘在空中看一群孩子欺负面容俊秀的小女孩。

    有人拿砖头砸女孩的头有人踹女孩膝盖,女孩遍体鳞伤浑身是血,她不会表达也没有回应眼神空洞血流下来都不知道擦,打人的坏孩子里有人感到害怕。

    “我们不要打了,李一诺的爸爸好厉害的。”

    “怕什么!她是个只会叫妈妈的傻子!我们打她她又不会说,我妈妈说李一诺的妈妈是杀人犯,她妈妈杀了人,怕被警察抓撞火车死掉了,她爸爸常年在部队根本不要她了...对了!你们要不要看傻子喊妈妈?只要给她这个她就会叫妈妈!”

    坏孩子掏出一块发糕,李一诺看到发糕就喊妈妈,坏孩子把发糕扔地上让她捡,却在李一诺伸手时用脚踩她的手,踩到手都破了李一诺也没有撒手,其他坏小孩都觉得很好玩。

    “不会说话的傻子!”

    陈萌飘在空中看到这一幕心都要碎了。

    李一诺是她的女儿。

    她就是这些坏孩子口中的“杀人犯”妈妈,看着别人欺负女儿陈萌想冲下去去保护孩子,但她现在只是一抹冤魂,只能飘在空中看着这些坏孩子一次次的欺负自己的骨血却无能为力。

    她想说她的女儿不是傻子,她只是后天被打出来的自闭症,要不是早些年耽误了是可以治好的!

    她想说自己不是杀人犯,她是被冤枉的!

    可是没人听得到她说什么,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打的遍体鳞伤。

    最后坏孩子竟然掏出一根针对着李一诺的眼狠狠刺下!!!

    “不要!”陈萌心痛的捂住嘴,眼看女儿痛的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那些坏孩子看出事了做鸟兽散。

    躺在地上的李一诺蜷缩着,陈萌眼泪不止,她好想抱抱自己的孩子,好想替女儿打跑这些坏人!

    她恨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让她蒙冤而亡却又阴魂不散飘只能眼看着女儿被欺负成自闭症却无能为力。

    仿佛感受到母亲的灵魂正在拥抱自己,浑身是伤的李一诺对着发糕小声的说了句。

    “妈妈,我...痛。”

    孩子开口了!她说出妈妈以外的字了!

    这是多么让人心痛的两个字啊!痛到极致就变成了恨,这样的结局不应该属于她漂亮的女儿,她女儿本该有最幸福的家,最疼爱她的爸爸妈妈,可是现在...她好恨!

    恨意冲破了一切桎梏,陈萌觉得身体被巨大的吸力牵引,她舍不得还蜷缩在地上的孩子,女儿那无助的眼神让她心碎,可她无能为力,只能任由这道力把她吸走...

    再睁眼,看到的是又黑又脏的房梁。

    陈萌脑中一片空白,这是哪里?

    头好痛——等会,痛?!

    冤魂是不会有感觉的,陈萌抬起手,用力的握下,很痛。

    难道她...重生了?!    陈萌坐起身打量着四周,她现在躺在农村的土炕上,屋里除了炕几乎没有家具。

    她下炕,墙上的日历让她瞳孔微缩。

    1988年,她竟回到了自己人生重大转折点这一年!

    在今年之前她的人生宛若开挂。

    身为高干家的养女嫁了门当户对的丈夫,拥有一份外人羡慕的事业,还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孩。

    那孩子被丈夫命名为李一诺,象征了对妻子毕生的承诺,表达了绵绵的爱意。

    可这一切的美好都在这年夏天戛然而止。

    她死了,这一年她的女儿2岁。

    之后很多年里,陈萌的灵魂就飘在空中眼看着那些人欺负自己的孩子,把孩子打成了重度自闭症...

    意识到重生陈萌来不及想其它,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孩子,想要抱抱她飘在空中看了多年却无法触及的骨血,可是墙上破镜子里倒映出的脸让她止步。

    这不是她的脸。

    陈萌本人也没有这么高,镜子里的女孩身高165左右,梳着两条大辫子,十八九岁的样子,一字眉大丹凤眼眼睛又圆又长,眼尾还有漂亮的弧度,整体的颜值很高,却脸色蜡黄干瘦,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皮肤粗糙头发发黄开叉,让这个女孩的颜值敛了几分色彩。

    陈萌对着镜子看了好半天,刚因重生燃起的希望又灭了下去。

    她竟重生到了别人身上!

    她想见孩子也进不了家属院,就算是能远远的看着也没办法时刻陪伴着孩子,她该怎么办...

    “萌萌,你烧退了?退了烧咋还不下来做饭?躺两天衣服都堆一堆了,还不赶紧去洗?”

    进来一对夫妻,从扮相上看是标准的农村人,像是刚从地里干活回来,鞋上都是土。

    陈萌满脑子都是怎么见女儿,怎么用自己的专业帮女儿治疗自闭症,根本不想回他们,这副身体在发烧头很痛,导致思维也慢了许多。

    这对夫妻是这个身体原来的父母,陈萌的脑子里还留了一点点原主的记忆,可对陈萌来说他们就是陌生人。

    “这丫头还是这么闷,跟个闷葫芦似的——对了,她爸啊,你听说了没?前一阵闹的沸沸扬扬的杀小孩的杀人犯畏罪撞火车死了!”

    这一句话就吸引的陈萌抬头。

    “哪个?”

    “你忘了?前段时间不是说省城有不少孩子半路放学被人杀了吗,那杀人的才凶哩,把孩子掳到郊区拿刀砍,砍完了还给人开膛破肚,造孽呦...国家高度重视还成立了专案组,咱大队不还下来人告诉咱家家户户看好孩子吗?现在结果查出来了,你猜凶手是谁?”

    “谁?”

    “说出来吓死你啊!凶手还是个文化人哩!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女人,听说还是大学老师!说来也是膈应,这杀人犯竟然跟咱家萌萌同名就是姓不一样,咱家孩子叫刘萌杀人犯叫陈萌。”

    “是膈应...怎么跟杀人犯起了同一个字儿...”

    “可不是么,她可能也知道被抓到也是挨枪子就撞火车死了,这么死倒是便宜她了,就应该让天老爷拿雷劈死她!”

    陈萌听到这段话忍无可忍,她对着这对夫妻吼出自己多年的冤屈。

    “人不是她杀的!她不是杀人犯!不是!!!”    “你这孩子喊啥又没说你是,这不是跟你同名吗?”

    陈萌双拳紧握,她在努力克制自己情绪。

    不是重名。

    那个被全国人民唾弃的连环案“凶手”陈萌就是她的前生。

    可她真的没杀人,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弄成这样。

    她只不过上街给女儿买做发糕材料的功夫就被人打晕,醒来就躺在郊区,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边上躺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

    刀上有她的指纹,所有人都说是她杀了人,她拼命解释可没有人信,就连她相爱的丈夫也只丢下一句会带她出去就没了踪迹。

    后来她假借生病保外就医的机会逃回家,想要求丈夫帮忙,还没见到丈夫就又被打晕,再醒来时,已经躺在火车轨上,都没站起身就被撞死了。

    谁能听听她的心声,谁能了解她的冤屈!

    陈萌双拳紧握双目赤红,她对着这对夫妻咆哮出自己的冤屈纯属本能,可没人听的懂。

    张兰英推推刘来官,“她爹,萌萌是不是让人欺负受刺激傻了?”

    刘来官也觉得女儿的反应奇怪,俩人正在研究的时候,院子里的狗叫了有人来了。

    一对中年夫妻带着个跟陈萌年龄相仿的女孩进来了,这些人怒气冲冲,只有那个长的跟猴儿似的女孩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老五,你们今儿必须给我们个说法,你家的萌萌偷了小兰结婚用的金耳环,她今儿要是不拿出来,我就放把火把你家点了!”中年男人叫嚣。

    “三哥,我们家萌萌这么老实,怎能拿你家小兰的耳环?”刘来官辩驳。

    “小兰都说了,她俩一起去镇上澡堂子洗澡,小兰让你家萌萌帮拿一会,回来就说不见了,这明儿就要结婚了没金耳环怎么办?你让小兰婆家怎么看,今儿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要么赔钱,要么赔东西,拿不出来我们就放火烧你家房盖!”

    “萌萌,到底咋回事?”刘来官扭头问陈萌。

    “我没有拿。”陈萌脑子里关于原主的记忆不多,但陈萌潜意识里却感觉到原主没偷。

    前世陈萌在国外学的是心理学,以心理学角度看那个叫小兰的准新娘此时嘴角带的是得意嘲讽的笑,这不是丢东西后该有的反应。

    “你说不是你拿的就不是你拿的?小兰说是你那就是你!你们这家绝户玩意,活该出了这么个手脚不干净的,老天都看不过去罚你们家没儿子。”

    小兰妈得意道,她自己是儿女双全,老五家只有一个女儿还是个八脚踹不出屁的闷葫芦,现在闷葫芦“偷”女儿的嫁妆了,她更是觉得自己占据了道德制高点。

    而这一番话,狠狠地戳中了陈萌的心。

    你说不是你杀的就不是你杀的?你手里有刀,那就是你!你这种十恶不赦的女人,活该生了个傻子!这是老天惩罚你这个恶毒女魔头!

    小兰妈的话跟前世那些污蔑她是凶手的话重叠在一起,陈萌再也忍无可忍了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