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出轨小说 / 正文
作者:admin

田园悍女之相爷乖乖上榻来

admin 8个月前(2019-05-09) 出轨小说



    月辉清朗,树影婆娑,夜色下的山林间,蝉鸣蛙叫此起彼伏,喧闹声中透着一股诡异的平静,而这诡异的平静之下,又夹杂着令人脸红心跳的娇喘声……

    只片刻的功夫,娇喘声断,声声蝉鸣在这黑夜下越加清晰可闻。

    丁香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像被车子撵过似的酸疼,一阵风吹过,冷得她打了个冷颤,猛然发现自己竟然未着寸缕。

    饶是生活在开放的现代,突然面对眼下境况,丁香的脑子也是一懵,紧接着便是一声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啊……啊啊啊……”

    一声一声惊得林中鸟飞散而逃。

    看到脚边的衣服,她来不急多想,手忙脚乱的穿了起来。

    直到系好腰间的带子,丁香脸色蓦地一僵,低头看着自己的粗布麻衣,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衣服明晃晃的是古代的样式啊,再一扫四周的环境,更是让她惊的倒抽了一口气。

    “不是小吃店瓦斯爆炸着火么?怎么会在树林里?”

    诧异的同时,脑子忽然一痛,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呼啸涌来。

    等她消化完,整个人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这原身是个蠢的么?丁浩生叫她出来,她就乖乖的半夜三更跑到这山上来跟他约会,什么生米煮成熟饭他娘就不会反对两人的亲事,丁浩生那混蛋要是真心的,会做这种事?不知道失贞在他们这个时代足以让女人活不下去,更何况还拿着下了春药的水给原身喝。

    这是怕原身不愿意呢。

    丁浩生是谁?

    丁家村里丁媒婆的独生子,本事不大,人最是懒惰。

    摆明了是玩弄原身,偏原身还傻乎乎的把一颗心全扑在了丁浩生的身上,说什么都相信,给什么都喝,要不是突然有个人闯了过来,把丁浩生吓跑了,这才没有得逞。

    只是中了药的原身,却把那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给强上了。

    我擦,还有比这更狗血的么?

    原身莫名其妙死了,可怜她好好一现代大好青年,风华正茂,就莫名其妙失身了。

    真特么疼!

    扶着腰站起来,一转身,丁香便看到了躺在地上,闭着眼睛昏迷中的男子。

    那个被原身强上的男人。

    “嘶……”

    看着眼前男子,丁香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男子鬼斧般的容貌,好似上天最完美的杰作,叫人一眼便再也挪不开眼。

    面若凝霜白露,薄唇艳如粉色樱花初绽,肌肤白皙若瑕,丁香吞了吞口水,魔爪下意识的摸了一把男子的脸,啧啧称奇。

    我滴乖乖,太他妈帅了。

    男子的胸口有伤口,鲜红的血几乎染满了他整个上身。

    难怪能被原身强上,原来是重伤昏迷了,此刻也不知是因为身上伤口引起的疼痛,还是被一个女儿强上的耻辱让男子如远峰般的眉,狠狠的拧起。

    丁香视线再往下,小脸一下子红了,像个煮熟的虾,立即收回目光,从旁边捡起他的裤子,随手盖住了某物,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男子光滑洁白的大腿。

    不能看不能看,再看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丁香抬头,堵着自己突然变得热乎乎的鼻子,起身匆匆离去。

    只是刚走没几步,她又停了下来,小脸纠结。

    虽然她失身了,是最大的受害者,不过这男人也不是故意的,说起来他也是受了一场无妄之灾,罪魁祸首是那丁浩生,又想到男子胸口还在不停的流着的血,丁香抬起的脚越发的迈不出去了。

    再流下去,他非失血而亡不可。

    不能多管闲事,她自己还理不清楚状况呢,还管那陌生人干什么?

    只是见死不救,也太不是人了吧。

    脑子里两个声音不断交替,丁香纠结的头都快大了,等她回过神时,人已经回到了男子身边。

    丁香气乎乎的翻了个白眼,认命的在四周寻找药材,若是细看,便能看到她眼角的余光依旧不停的男子两条洁白的大腿瞄去。

    一瞥,一瞥,再一瞥——

    “让我一个烧菜的厨子找药材,这不是为难人么?天知道哪种是能止血的?”

    “三七行不行?”

    “不管了,我也就免强认得这种药草。”

    丁香一边嘀咕着,一边拔了几根三七草,看了男子流血的胸口犹豫了一下,掐掉根,放在嘴巴里嚼了起来。

    两只手撕开胸前的衣服,露出一条长长的刀伤。

    丁香吐出嘴里的药草,一把摁到了伤口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动作太大,疼的男子闷哼一声,竟然醒了过来,条件反射抓住了丁香的手臂。

    “你是谁?”

    冷不丁的,耳边响起一道冷若冰霜的声音,明明还是夏天,这声音听在人耳朵里却似寒冬腊月。

    丁香抬头,对上的便是一双似猛兽般犀利的黑眸,眸中翻涌的墨色,像一道巨大的兽口,仿佛下一刻就要把人吞下肚去,眼中含着戒备的同时,还有浓浓的杀意。

    为什么会有杀意?丁香不明白,她只知道即使眼前的人受了伤,自己的手还是快要被他给捏断了。

    男子剑一般的眉一皱,还没来得及出手,忽然脑后一痛……

    “呯”的一声闷响,男子两眼一翻,再一次晕了过去。

    一把丢掉方才随手摸来的石块,丁香揉了揉被捏疼的手腕:“没良心的混蛋,亏老娘本能想着救你……”

    抱怨归抱怨,丁香却依旧替男子敷药,然后撕了男子的衣服,替她包扎了一下。

    难怪古人动不动就撕衣服,是真的好撕啊。

    处理完,还不忘在男子的胸前完好的地方摸了几把,这才下山。

    她尽力了,有没有救就看他的运气咯。

    一场欢爱,虽然短暂,但对于未经人事的丁香来说还是承受不住,更别说她这副身子才十五岁啊十五岁。

    丁香在心里把可恶的丁浩生凌迟了千百遍。

    下山的路不好走,丁香拖着两条打颤的腿愣是跌了好几跤,在她都快要以为自己摔成脑震荡时,终于到了山脚下,凭着原身的记忆,往丁家走去。

    其实整个丁家,哪怕知道了丁香不见,也没有人着急,更不会想着出去找人。

    只有苏氏急的不行,正欲出来寻找。

    “都这么晚了,那死丫头也不知道去干什么见不得了人的事。”声音尖酸又刻薄,依着记忆里,丁香听出这是她奶奶,牛氏。

    “娘说的是,找她干什么,堂堂闺女家的,夜不归宿,这叫什么事啊,找回来都丢人,还影响我们家五丫的名声。”这是大娘张氏的声音。

    丁老汉举着烟杆子,坐在墩子上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老三媳妇赵氏因怀着身孕,在屋里没出来。



------题外话------

    种田新文,望大家多多支持,收藏!

    

    丁香推门而入,苏氏看到女儿先是一愣,随即便欣喜的抱住了丁香,声音带着紧张的颤抖:“三丫,你没事吧,吓死娘了。”

    三丫,喊的便是她,在老丁家,她排行三。

    被妇人抱在怀里的丁香忽地升起一丢丢愧疚,真正的丁三丫不仅死了,还没了清白。

    如今她成了这倒霉催的丁……三丫,就是不愿认命,也不得不认了。

    翻了个白眼,丁香拍拍苏氏的手,挣扎道:“娘,我没事,你快松开,我喘不上气了。”

    苏氏一听,忙松开丁香,上上下下将她看了个遍。

    “三丫,你去哪了?”

    丁香吸了口气:“我拾柴,不小心在山里迷路了。”

    “你这孩子,大半夜的拾什么柴,不知道家里因为找不到你都快翻了天了。”丁二柱皱着眉,语气责怪道。

    丁三丫看着眼前的“爹”,目光沉了沉,生为一个父亲,女儿不见了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反而第一时间责怪。

    何况这个家里除了苏氏,谁会急着找她?

    还快翻天了,说这话也不觉得脸红。

    瞬间对丁二柱没了好感。

    正想着,丁香的眼前便忽然一暗,紧接着便是脸上火辣辣的疼。

    卧槽!

    上辈子就没人动过她一根手指头,这才穿越呢,她被人扇了一巴掌。

    心头一怒,丁香捂着脸条件反射的便扬手准备奉还,刚抬起,耳边就传来苏氏惊恐的尖叫:“三丫……”

    丁香咬了咬牙,放下手,目光发狠的瞪着眼前的老太婆。

    这里是古代,她刚穿越,还没有理清楚,封建社会下她的命简直低贱如蝼蚁。

    不能冲动,不能冲动!

    牛氏对上丁香的眼神,没来由的心头一怵,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丁香骂了起来:“好你个小贱蹄子,你想造反不成,还敢瞪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大半夜拾什么柴,谁知道你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去了,你这是想败坏我们整个老丁家的门风么,怎么没死在外边。”

    丁香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

    她老爸虽然死的早,爷爷奶奶重男轻女不见得多喜欢她,但也从来没有这样扇她巴掌指着她的鼻子骂过。

    “奶奶这是骂谁呢?我是我爹的亲闺女,奶奶这么骂是想说我爹也是贱的么,既然我爹也是贱的,生了我爹的奶奶你又是什么,老贱蹄子么。”

    丁香捂着侧脸,阴阳怪气的说道,一片诡异的宁静下,满院子的人都愣住了。

    牛氏更是像被卡住了喉咙死的瞪着丁香,回过神来便是又是抬手一巴掌甩来:“我打死你个以下犯上的孽子。”

    到底没敢再骂践蹄子。

    丁香被她打了一巴掌,哪里会让她再打一下,牛氏的手没落下,就被她给挡住了,气得牛氏直骂:“反了反了,不孝的东西,竟敢跟长辈动手,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说着,另一只空着的手便要往丁香身上招呼。

    丁香美眸一凝,甩开牛氏的手,往旁边躲去。

    苏氏心疼自家闺女,将丁香护在了身后,于是牛氏那一巴掌便重重的打在了苏氏的脸上。

    “娘,三丫不是故意的,她在外面吓坏了,所以才会胡说,她是绝不敢跟娘动手。”苏氏颤抖的恳求道。

    “不要脸的白吃货,我看她就是故意的,好吃懒做的东西,就该打死她。”坐在一旁的丁老汉啪嗒啪嗒的抽着烟,还不忘煽风点火。

    丫头都是赔钱货,打死她。

    “爹说的对,小小年纪就敢对奶奶不敬,以后还得了?”大房媳妇张氏站着远远的,刻薄的嘴脸挂着一抹兴灾乐祸。

    牛氏本就在气头上,这会听了老伴跟大儿媳妇的挑唆,心里的火气更是一波一波的涌上来,走到墙角拎了一巴扫帚就往丁香身上打。

    这个时候的扫帚,都是光秃秃的支条,又稀又硬,打在身上更是火辣辣的疼,丁香跑的再快,就这么一个院子也无处躲,免不了被扫了几下。

    回屋可以,可她的屋门被张氏给堵着了。

    丁香气得直骂娘,特么的人家穿越不是公主就是王妃,最不济也是高门庶女,怎么到她这里就成了这么个样。

    瞧瞧这一大家子的人,爹是个不疼的,娘虽护她却是个软弱胆小的,爷奶恨不得打死她的模样,直叫她一口气上不来。

    而事实,丁香也的确给气晕了。

    这小身板才刚承了欢,又在山上摔了几跤,疼的不行,刚还被牛氏这个老不死的打了一巴掌又被扫帚扫了几下,丁香觉得,她上辈子的霉运,都跑这里来了。

    就是晕倒之前,心里还将这家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个遍。

    “三丫,三丫?”看着昏倒的丁香,苏氏吓的脸色白了又白,忙叫了大闺女跟小儿子把人给抬回屋里去。

    这人一晕,院子里的人都愣住了,牛氏举着扫把也不好再打。

    张氏瞥了一眼被抬进屋的丁香,轻轻的说了一句:“这可晕的真是时候啊。”

    话一出口,牛氏整个脸都是阴的。

    她还没真打呢这人就晕了,可见是故意的。

    丁香若是知道牛氏的心思,怕是要跳起来踹张氏跟这太婆一脚了,你他妈才装晕呢。

    不管真晕还是假晕,牛氏也不好再揪着不放,否则传出去她连昏倒的孙女都打,还要不要这张老脸了。

    苏氏看着牛氏不善的脸色,吱吱唉唉的道:“娘……娘……请个大夫来给三丫看看吧……”

    牛氏恶狠狠的对着苏氏“呸”了一声:“你个败家的东西,张口就是请大夫,不要花钱呀?一天到晚祸败老丁家的财产,人又不是死了,不会掐人中么。”

    那死丫头顶撞她的时候倒是生龙活虎的,哪那么容易死。

    苏氏被婆婆这么一吼,更是吓的身子直缩,也不敢多说半个字。

    她刚才瞧见三丫胳膊伤的伤,怕是身上还有不少伤呢,这么晕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一心疼,苏氏便忍不住的默默流泪。

    张氏斜眼昵了苏氏一眼:“哟,二弟妹这是怪上婆婆了?”

    你说你不怪婆婆,那你哭啥?

    简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苏氏吓了一跳,连连摇头:“大嫂,不是的,娘,儿媳绝没有这个意思。”

    牛氏哼了一声,狠狠的剜了苏氏一眼,她谅苏氏也没那个胆子敢在怪自己,于是扶着腰回了屋子,嘴里却依旧骂骂咧咧:“晦气的东西,就会哭哭啼啼,我们老丁家真是倒了霉了娶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女人。”

    听着牛氏的谩骂,苏氏拘谨的把头低的更下了,刚想对丁二柱说话,就听丁二柱淡淡的道:“等三丫醒来你好好说说,她一个晚辈,怎好对奶奶不敬。”说完,背着手回屋了。

    苏氏一愣,看着相公的背影只觉得心里一片冷意,却不敢多说什么,默默的转身去了丁香的屋里。

    

    丁二柱一家住在西边的屋子,夫妻两一间,几个孩子住一间,苏氏进来就发现两个女儿都围在床边一眼不眨的盯着昏迷中的丁香。

    “娘。”苏氏的大闺女,丁芸轻轻的唤了一声。

    “二丫,咋样?你妹妹能醒不?”

    丁芸摇头:“我掐了人中的,不过三妹没有醒。”说着,一脸担忧的看了丁香一眼。

    苏氏也是皱眉,心里着急但又不敢叫大夫,牛氏不肯,她自己又没有私房钱请大夫,家里所有的钱都在牛氏身边管着。

    想着,不由得红了眼眶。

    丁二柱见苏氏久不回屋,也过来了,看着苏氏低头一副红了眼睛的模样,想着倒底是自己的亲闺女,心里不由得轻叹,温声道:“你也别急,明早我去跟娘说说,请个大夫给三丫回来看看。”

    苏氏听着丈夫的软语,喏喏的点了点头,叫丁二柱自己回屋睡,自己则留下来守着丁香。

    与此同时的山上,有人影闪过。

    “爷在这里。”

    “我滴个娘诶,什么情况啊这是?”

    面容隽秀的小侍卫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一只胳膊捅了捅身旁的同伴,如遭雷电。

    咕咚……

    暗夜下,另一名侍卫吞了吞口水,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爷……爷这是……失身了?”

    “肖武,木天,你们发什么愣呢?”这时,又一记轻喝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两人转头,肖文猛然对上的便是眼前四只呆若木鸡的惊恐眸子,疑惑了一下,便向他们身后望去,当即就吓的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不过肖文倒底是性子沉稳,震惊之后立即冷静的蹲下身子给封奕珩检查:“还好,血止住了,也不知这伤口是谁包扎的。”

    两只木鸡不能接受的呆立原地,机械麻木的转动脖子,将便秘的目光投向了肖文。

    大哥就是大哥,心理素质就是高啊,佩服佩服!肖武暗道。

    不亏是被爷都称赞的大冰山,够淡定,膜拜膜拜!木天差点没给肖文给跪了。

    “别傻站着了,赶紧把爷送到镇上去啊。”肖文扭头,瞪了两只呆呆的木鸡一眼,低吼。

    都什么时候了,这两家伙还想有的没的。

    不过爷啊,就这么一会会的时间,你是真的失贞了么?

    属下无能,保护不利啊啊啊啊!

    “啊……喔……”两只木鸡回神,忙背人的背人,清理四周的清理四周。

    那些人见不到相爷的尸体,是不会死心,还会再回来的。

    “不过这个人怎么办?”肖武踢了踢脚边的某物,漫不经心的问。

    细细看去,他脚边晕倒的不是丁浩生,又是谁?

    也不知是他跑的慢了,还是半路又折了回来,倒霉的碰上了肖武三人,二话不说就把人给敲晕了拖到这里。

    往三人的身后看去,明显能看到一条长长的拖横,身上的衣服早就因为跟地面的磨擦而破烂不堪,更不要提脸上的鼻青脸肿。

    想来这一路,丁浩生没少遭罪。

    “杀了!”木天淡定的吐出冷酷的两个字。

    肖文摇头不赞同:“如今不宜多生事端。”

    “相爷深受重伤,京城是不能回了。”木天道。

    “我刚看了下,这里是云连镇的范围,咱们先在镇上安顿下来,现在最要紧的是给爷找大夫,辛亏血止住了,否则内伤外伤,爷非死不可。”肖文道,心里默默感念着替自家主子止血包扎的陌生人。

    肖武跟木天双双向肖文投去服气的眼神。

    这么偏的地方都能在短时间内看明白地理位置,牛!

    他们连云连镇都没听过。

    三道影子如鬼魅般迅速穿过山林,往山的另一头走去。

    次日,也不等丁二柱去求牛氏给丁香请大夫,丁香便醒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伤,看着茅草屋顶,丁香气愤的一拳砸在床上……

    木板床发出“绷”的一声,把正在穿衣服的丁芸给吓了一跳。

    屋外,天蒙蒙亮,苏氏早就起床干活做早饭了。

    丁芸扭头看到醒了的丁香,脸上不由得露出欣喜之色:“三妹,你可算醒了,我这就告诉娘去。”

    说罢,匆匆套了衣赏便往外走。

    丁香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嘴角直抽抽,心说姐们,你好歹先给我弄点吃的啊!

    丁芸一说话,小妹丁梦便也醒了,柔着眼睛坐起来,就听到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三姐再忍一忍,很快就能吃早饭了。”五岁的丁梦咬着唇,小声的安抚道。

    丁香张了张嘴,最后无力的叹了一声,明白丁梦的意思,在这个家里,换成旁人是她这种情况,求求牛氏也是可以先吃点东西的,但她们娘几个,甭想。

    “好,忍一忍。”

    抬手摸了摸丁梦枯黄的头发,虽然稀稀落落,但软软的非常舒服,这个孩子,明明五岁了,却看着像三岁的样子。

    别说丁梦,就是丁芸跟她这个身子,也瘦小的不符合年纪。

    苏氏一共生了三个孩子,偏偏都是女儿,一个儿子都没有,也正因生不出儿子,被婆婆不喜,大嫂嘲笑。

    老大媳妇最得牛氏的喜欢,不仅两人臭味相投,更因张氏肚子争气,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是长子长孙,还是个读书人,老两口疼的跟个什么似的,都指望大孙子考中秀才,好更换门楣。

    老三媳妇虽说第一个生的是女儿,可人家现在又怀了,都说这一胎是个儿子,儿子又是老幺,老两口对于小儿子难免偏心一些,所以相对的,对老三媳妇也稍微疼爱一点,这么对比下来,苏氏娘几个在老丁家过的简直是奴隶的日子,干的多,吃的少,还要被打被骂。

    躺在床上的丁香静下心来接收着原生的记忆,忍不住又骂开了:“这是人过的日子么,猪都比这强。”

    丁梦看着发飙的丁香,小身板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三姐好可怕。

    苏氏得知二女儿醒了之后,激动的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虽然此时整个老丁家都还在睡着,但长久在牛氏的欺压下,她也不敢去看一眼丁香。

    “二丫,你受累些,多干点活,让你妹妹今天好好休息一天。”苏氏对着大女儿丁芸说。

    丁芸的性格跟苏氏一样,是个软包子,听到娘这么说,忙不跌的点头:“恩。”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