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出轨小说 / 正文
作者:admin

衍世日记

admin 8个月前(2019-05-09) 出轨小说

    浩瀚星海,飘渺无垠,在时间的长河之中,无数星球,无数文明在湮灭,又有无数生命,新的文明在交替新生。

    “跨离子反物质动能炮,具有超越现银河联邦所有科技武器威力总和的力量,足以撬动宇宙的本源了!我们终于有一探这个宇宙奥秘的手段了!为了这一线生机,我们整整努力了一个纪元!”

    近万艘行星级的宇宙战舰漂浮在无垠的宇宙内,六千亿亿智慧生命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一座堪比十个恒星大小的巨型动能炮上,他们的文明已经发展到极限了,横跨了两个银河,如果不超脱这个宇宙,接下去等待他们的只有覆灭。

    也正是这时,原本平静的宇宙开始震动起来了,数百个黑洞凭空出现,笼罩在整个宇宙之中,强大的吞噬力开始毁灭他们附近所存在的一切,无数星球,战舰被瞬间碾碎,吞噬,人们开始绝望。

    历时五个纪元的,强盛无比的科技文明彻底走向了毁灭......

    此时,也有无数的文明在上演着相同的这一幕,末日....

    ......

    一座十万丈的山峦之巅,一个白发青衣老者红光满面,眺望着远方,他一身修为已然到达了传说之中的渡劫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移山填海,毁天灭地也不在话下。

    “这方天地,空冥期已然是绝顶,如今老夫有幸成为第一个踏入渡劫期的人,只要度过那来自天地间最后一次的考验,定能踏破虚空,羽化升仙!壮哉!壮哉!”

    白发老者望着天边越急越厚的乌云,脸上闪过了无比的自信,他所创造的归云宗已经是这方天地第一大势力,整个天地的资源都为他所用,无数防御阵法,灵丹妙药,法器灵宝都被他布置好了,用来度过这最后一波考验。

    此时老者心里是激动的,他已经四千岁了,终于还是被他走到了这一步。

    “轰轰~”

    竟然是雷?这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天地考验?是雷劫?

    望着远处的乌云之中雷光闪烁,威压还在飞速加重,白发老者眯起了眼睛,他在那云层之中感受到了天地的威严,脸色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心里不经暗叹,好强大的能量波动。

    随后犹如山岳粗细的雷霆一轰而下,根本不给老者思考的时间,把整个山峦轰陷了百米有余。

    近千道阵法,禁制瞬间被强大的雷霆轰散,只留下了白发老者一人,伤痕累累的看着面前还在酝酿着的雷云。

    “修行本是逆天而行,老夫又何惧哉!给老夫破!”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近万徒子徒孙,白发老者轻身跃上飞剑,向着劫云一冲而去。

    ......

    “咳咳”

    一个人型光团盘膝而坐,它周身的光团颜色有些特殊,让人很难说出这是一种什么颜色,但是给人十分和谐,神圣的感觉。

    它的五官不似人类,但是十分的精致,不过鼻头上长了一颗痘痘很是突兀,像是青春痘一般。

    此时它的身体许多组织出现了病变,它体内的“白细胞”如同救火队员一样,正在四处修复那些出现病变和坏损的细胞,将之摧毁,消灭,手段更是多种多样,让人眼花缭乱。

    比如是黑洞,恒星爆炸,陨石雨,彗星撞击或者是雷劫,海啸,火山喷发等等,消灭着那些企图破坏自己身体规则的“细菌”,“肿瘤”,“癌症”......

    “咳咳~”

    一口浓痰刚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吐出去,只觉得鼻头上的痘痘一阵刺疼。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颗隐藏在皮肤下,还没有鼓出来的痘痘被人强行挤出来了一般,疼痛让光团下意识的又把浓痰咽了下去。

    厚重的浓痰滑过口腔,喉咙,被咽到肚子里,感觉好不恶心。

    此时的光团顿时心里感觉一阵MMP,如梗在喉,不知当讲不当讲。

    也正是这时,一名浑身是伤的白发老者从他的痘痘里一剑破出,站在了光团的面前,一脸警惕的看着它。

    “我是渡劫成功了?那你又是何人?仙人?”

    老者迟疑了一会,一脸敌意,盯着光团,开口说道。

    光团此时五官都皱在了一起,痘痘破了,看到老者的时候,它就认出来面前的人是谁了,是它体内一个修真大世界之中的绝顶强者,它很多次想过弄死老者,可惜都失败了,老者最终还是超脱了他那方世界,来到了身为“创世神”的它面前。

    光团知道他的挑战来了,很明显,面前的老者,是敌非友,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

    不过,因为疼痛让“创世神”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咽下浓痰的瞬间,口腔之中的一颗初生的新世界细胞被浓痰裹挟着咽了下去......    “外卖到了,是哪位的外卖?”

    陆牧把手中那一份微热的黄焖鸡米饭交到了一个发际线略高的青年手里,对方看样子是个设计师。

    那个青年接过了外卖袋,有点诧异眼前这个外卖小哥的年轻,但也没有多问什么,道了一声谢后,便疲惫的转身回去工作了,他还有设计没完成,加班早已是家常便饭,毕业后这段时间发际线持续的上扬更是让他十分的苦恼。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很多外卖小哥这个时候已经休息了,但是陆牧还没有,他要趁现在,挣到明年开学后的一些生活费。

    陆牧是个高中生,明年就高三的第二个学期了。

    他家里也并不穷困,他父母都是研究员,属于高等的科研人员人,但是具体研究什么陆牧并不清楚,实验室有保密条例,陆牧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他们很忙,真的很忙。

    陆牧的父母甚至有时候一个月也不能着家几次,前段时间更是已经两个月没有回家了。

    电话打不通,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要不是陆牧从小到大都有存压岁钱的习惯,怕不是早就凉了,现在这种不负责任的父母也是极为少见的了,不过陆牧也不担心他们,陆牧对此也早已习惯了,无力再去吐槽。

    现在是年初八晚上十点钟,此时的写字楼里安静得可怕。

    刚过完年,许多人都还没回来上班,过道里的暖气也没有开,所以有些显得有些冷清。

    虽然陆牧的胆子很大,但是也不想在这里呆太久,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单了,接下去他就可以回家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美美的睡上一觉。

    电梯里也就陆牧一个人,百无聊赖的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后,就无聊的看着面前电梯屏幕之中的电梯的楼层数变化,发着呆。

    “轰~咔擦,咔嚓~”

    电梯突然强烈的抖动了一下,没有任何防备的陆牧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后一脸惊恐的扶着电梯边,着动静,不太正常啊!

    好疼啊!不会是电梯坏了吧?

    电梯不会掉下去吧!?

    好在陆牧摔倒的时候用手撑住了身体,所以摔得并不是很重,不过陆牧悲哀的发现电梯似乎停在了第十一层不再动弹了。

    这是什么破电梯!质量有这么差的吗?

    陆牧把身上的大衣裹了裹,有点想哭,自己要不要这么背的。

    现在倒是好了,手机快没电了,这个点也不知道大楼里的保安下班了没有,扒电梯这种事情陆牧还是做不出来。

    陆牧尝试着按了几下紧急呼叫按钮后,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先前的那个设计师求救后,陆牧便坐在了电梯的角落里等待救援。

    “秃驴,你往日和贫道抢师太的事情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和贫道抢这宝贝,真当贫道怕了你!?”

    陆牧还没有坐下多久,就听到了电梯上传来了一个中年人气急败坏的声音,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牛鼻子老道,此物与贫僧有缘,你即使躲到这种地方来,贫僧也能找得到你,快把那物件交予贫僧吧,阿弥陀佛。”

    秃驴?老道?师太?

    什么跟什么啊!?

    陆牧有些诧异,然后顺着声音的源头抬起了头,看着电梯的天花板,难道他们在电梯顶上?

    陆牧顿时反应了过来,一脸不可置信,什么人竟然会钻到这个上面去?刚才电梯那一下震动不会就是那两个搞出来的动静吧。

    道士?和尚?还有师太是什么鬼!

    他们的关系似乎有点乱!

    等等....

    他们难道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杀人夺宝的江湖中人?

    陆牧想到这,突然有一点兴奋,但是心里更多的是忐忑。

    这两个家伙打起来,可别把这电梯给拆了,他们会武功,自己可不会啊,电梯这个高度掉下去,自己怕不是得摔成饼饼。

    “死秃驴,有缘你个大头鬼,你全家都和我有缘!”

    “贫僧看来是说不通了,看来又是少不了一番手脚了,罪过~罪过~”

    “你们有话好好说!都是出家人打什么架啊,这里还有....人~”

    陆牧一听两个人又有要打起来的趋势,赶忙慌张得叫了起来。

    “轰~”

    但是好像已经晚了,只见电梯顶部的照明灯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了陆牧的头上,给陆牧开了一个瓢。

    还没等陆牧检查一下自己头上的伤势,突然整个电梯顶被掀掉了一半,吓得陆牧脸色煞白,好强大的破坏力!

    “嘭~”

    电梯的钢丝绳承受不了如此巨力,在“咯吱~”一声后,崩断开来。

    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声响起...

    “贼秃,老小子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啥子声音?”

    ......

    “牛鼻子老道,你闯大祸咯,罪过...怕不是要被他们找上门来,关进去吃牢饭了。”

    “还不是因为你,等等!他好像还有气,命真够硬的,快点想办法救他!”

    “贫道身上都是一些刀伤什么的伤药,这种内出血,骨头粉碎性断裂的,小僧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你要躲在这电梯上面的,你造得孽,你自己收拾!”

    “死秃驴!刚才是谁打断了那根电梯的钢丝绳的,你别想推卸责任!这小友也真是惨,多好的小伙子啊,现在的样子怕是连他妈都不认识了吧。”

    “牛鼻子,还不快想办法,那小子快咽气了!”

    ......

    迷迷糊糊之中,陆牧听到了两个声音在自己耳边嗡嗡吵个不停,十分的烦人,想叫他们别吵了,安静一些,但是陆牧没有一丝的力气。

    陆牧此时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痛感了,如潮水般的困意一波一波的向他涌来,仿佛这一切都是在做梦一样。

    他好困,他要睡觉了。

    “真的只能用它了吗?唉,这东西虽然不知道具体有什么用,但是如此强大的生命气息应该是救命药了,但愿能吊住这小子一条命,算是一报还一报吧,老道的小心肝哟~”

    “我们争夺了这么久,最后还是便宜这小子了,出家人不能妄破杀戒,天意啊......”

    陆牧模模糊糊最后听到了几句话,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

    昏死过去之后的陆牧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土黄色的球,大概有乒乓球那般的大小土黄色圆球。

    陆牧呆呆的看着那个土黄色的球,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长得好奇怪。

    球体的周围毫无生气,死一般的沉寂,显得十分的荒凉,不知道为什么陆牧心里有一个奇怪的感觉,这个土黄色的球是活的。

    是系统?还是主神?或者是老爷爷?

    陆牧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好像是中什么大奖了。

    不知道就这样呆呆得看了多久,直到陆牧感觉到似乎是有一股力量把他推了出来,他的耳边才再次想起了外界的声音。

     “电梯失控了,病人从高处坠落,生命体征已经很弱了,马上抢救。”

    “清除口腔异物,准备插管。”

    “患者心跳消失,准备电击。”

    “一次...不行,小周,加大电流....”

    自己现在难道是在医院的抢救台上?

    陆牧的神智清醒了一些,只不过眼皮十分的沉重。

    有道微热的光线打在自己的脸上,让陆牧很难受。

    陆牧耳朵可以听到周围的声音,但是无论陆牧怎么努力也睁不开眼睛,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怎么也动不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鬼压身,做梦的时候意识清醒了,但是身体还在沉睡的感觉,十分的恐怖。

    “还是不行啊,唉,多么年轻啊,应该还不到十八吧,可惜了。”

    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叹息,应该是抢救他的那个医生吧,陆牧听到他话快哭出来了。

    能不能再抢救一会?我还没死呢!!

    陆牧感觉自己的脸上似乎被什么东西盖了起来,光线顿时暗了下去,那脸色传来的触觉告诉他,那是一张很轻的布。

    陆牧现在是真的要疯了,这样就给自己盖白布了?

    这么随意的吗!?

    庸医!!

    我有一句mmp不知不当讲!

    混蛋啊!

    我还没死啊!再救救我啊!!

    陆牧心里大声的呐喊着,可惜没有人听得见,他能感觉到自己所躺着的床似乎开始移动起来,应该是被医生推出抢救室了吧。

    果然,随后不久,床边上就传来了哭喊声,这声音,好耳熟。

    “小牧哥哥!你不要琳琳了吗!?你快醒醒,不要吓我!”

    是苏琳,她的声音陆牧再熟悉不过了,她是陆牧对门邻居家的女儿,比他小三岁,从小都是陆牧的小跟屁虫,因为陆牧的爸妈常年不在家,邻居苏叔叔一家对陆牧十分的照顾,相互来去自然也就熟悉了,陆牧也是特别的宠爱苏琳,几乎是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妹妹了,两人关系十分的要好,算是青梅竹马了。

    虽然睁不开眼睛,身体也动弹不得,陆牧的意识这一刻还是特别的清醒。

    躺在白布下的陆牧知道这将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陆牧拼尽全力,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动一动,或者是把自己那死沉死沉的眼皮睁开。

    不然接下去陆牧可以预见得到,自己被推到太平间里,等待火化的场景,最后活生生的被烧成灰灰,这太特么恐怖了!

    “小琳,不要这样子,你这样会吵到小牧睡觉的,小牧肯定也不想还看到你哭花了脸,小琳,乖~让你小牧哥哥安心的走。”

    苏爸爸抱住了苏琳,叹了一口气,眼眶也是红红的,轻声安慰自己的女儿。

    苏叔叔,我恨你!

    陆牧听到苏爸爸的话顿时要疯了,我才没有在睡觉呢!不要擅自推测我现在的想法好不好!真的会死人的!!

     稳住,再抢救一下啊,我真的没有死啊!

    要不再多看我两眼啊!

    我不要去太平间!!

    “妈妈,那个哥哥的手指好像动了一下。”突然一道童声在陆牧的耳边响起。

    这句话落在陆牧的耳朵里犹如天籁,有希望了,不容易啊,终于有人发现自己还活着了。

    “小孩子别乱说话...”

    突然一道中年女声响起,赶忙捂住了那小孩的嘴,向边上的人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神色,然后又怕自己小孩看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匆匆把他抱走。

    陆牧:“......”

    “好了,你们就是病人的家属了吧,请节哀,小伙子也是可惜了,不过我们在这里停太久也不好,人来人往的,我们得先去送他去地下室。”

    一个女护士安慰了一下苏琳,开口说道,这种事情她们见得太多太多了,但也不免唏嘘一番。

    “爸爸,让我再看一眼小牧哥哥可以吗?”

    苏琳擦了擦眼泪,一脸水汪汪的看着他爸爸。

    看到自己爸爸点了点头,苏琳再次走向前,小心翼翼的握住了陆牧的手,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完全不见以往小魔王的模样。

    这还是自己印象里的苏琳吗?陆牧此时心里百感交集。

    陆牧的手很冰,但是苏琳竟然丝毫不害怕,这让陆牧心里满是安慰,这小丫头对自己还是很有感情的,不枉之前对她这么好。

    就在护士小姐要催促离开之时,苏琳突然猛得回过了头,一脸惊喜的盯着后面的护士小姐。

    “姐姐,小牧哥哥刚才动了!他的手真的动了!小牧哥哥还没有死!!”

    “什么!?这怎么可能?”

    之前一个不到六岁的小孩这般说,没人当真,可是第二个人再这样说,而且还是一个十三岁已经有一些判断能力的人,这也是让护士愣了一下,虽然打心底不相信,但是她仍旧下意识的伸出手放在了陆牧的手上。

    竟然真的有一丝轻微的摆动!

    护士赶忙上前用手指撑开了陆牧的眼皮,此时也发现陆牧原本已经涣散的瞳孔此刻竟然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眼珠还十分调皮的转动了几下。

    “叫张医生回来,重新组织抢救,病人之前可能出现假死情况!”

    楼道之中传来了不可置信的呼喊声,随后又是一阵忙碌起来......    躺在病床上的日子总是那么的无聊。

    陆牧总算还是幸运的活了下来,经过一系列手术之后,才被推到了病房内,安静的休养起来。

    现在的陆牧在医生们的口中算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不过让所有人都感到诧异的就是陆牧的身体恢复速度了,被送来医院的时候这么惨,现在竟然没有留下半点后遗症。

    这对于医生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医学上的奇迹,他们之前最好的估计也是保住陆牧的小命,下辈子陆牧怕是要在轮椅上度过了,但是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些近乎已经粉碎性的腿骨竟然缓慢得自己开始愈合了。

    这让所有人都不禁感慨这个小伙子的幸运,好顽强的生命力。

    医生们为此还专门为陆牧组织了一下研讨,最后也都得出结论,陆牧接下去只要静心休养等待伤口痊愈就好了。

    寒假早就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学校里也开学了,好在是苏琳爸爸替陆牧去学校请了一个病假,还帮陆牧垫上了高三最后半年的一些学杂费。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陆牧最后也没有拒绝,自己这身体现在怕是也动不了。

    现在陆牧每当想到自己都伤成这样了,住院了这么久,自己那便宜爸妈怕是还不知道什么情况,陆牧心里自然也有些许怨气。

    做父母能这样放养自己的小孩,怕是也极为少见,心也是算大了,可是最重要的是陆牧联系不到他们啊,这让陆牧有种有气无处发泄的感觉。

    躺在病床上的这期间苏琳倒是整天向医院跑,在寒假的最后几天甚至还把寒假作业都一并搬到了病房里赶工。

    看到那个脾气火爆的小丫头突然间转性子了,这样细心照顾自己,陆牧心里还是感动的,感叹自己以前没有白帮她打架,没白偷偷帮她做家庭作业。

    在这期间学校里的老师,还有一些要好的同学来看过陆牧,让陆牧好好养伤,大家都等他回学校。

    陆牧他家楼下的那家黄焖鸡米饭的老板也来看了陆牧一次,除了交给陆牧两千块钱的打工费,自己还硬塞给了陆牧五百块钱,算是慰问金,这让陆牧很是感动。

    这个胖老板算是人品极好的了,也特别的照顾陆牧,因为陆牧没满十八周岁,一些APP上“某团”,“某度”,“某了吗”陆牧也没法注册接单,那胖老板干脆就让陆牧当他们店里专职的外卖员了,店里生意本来就好,再加上胖老板大方,陆牧之前外卖送得也算是十分舒心了。

    之后让陆牧感到意外的是那幢电梯事故写字楼的物业主管很主动送来了一万块钱的营养费,向陆牧道歉,说是电梯年久失修什么的,他们已经投诉那家电梯生产厂家了。

    陆牧也没有为难他们,他是知道当时具体情况的,这和那电梯基本是没什么关系的,电梯生产厂家怕是要背黑锅了。

    因为陆牧也没必要傻兮兮的说出那和尚和道士的事情,因为那太匪夷所思了,不然医生知道了怕不是要给他转到精神科去。

    现在是下午一点了,吃完护工送来的午饭,陆牧也有点犯困。

    陆牧他现在唯一的烦恼就是医院特么坑了,医药费贵的要死,好在陆牧家其实不缺钱,他爸妈之前也把他的保险交得足足的,虽然报销了百分之八十,剩下那百分之二十就让陆牧头疼不已了,陆牧爸妈失踪了,家里的钱他也取不出来用啊,总不能把房子卖了吧。

    其实陆牧不用这么烦恼的,苏爸爸早就把医药费,手术费什么杂七杂八的结清了,苏琳一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是也是小康,陆牧在他们眼里就和半个儿子没有差别了,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事,小几万还是拿得出来。

    纵使这样,那幢写字楼物业主管送来的那一万块钱还是被陆牧硬是先塞给了苏琳的爸爸。

    陆牧从小因为爸妈常年不在家而养成了那种十分独立的性格,那顽固的自尊心才是他现在烦恼的主要原因,他不想欠别人什么,人情这种东西欠下就难还了。

    想到这里,陆牧心里又把那天晚上电梯上的老和尚和老道士诅咒了一万遍,打完就跑了,医药费联系方式什么的都不留下一点,简直是无耻。

    画个圈圈诅咒你们!

    想着想着陆牧也发困了,慢慢闭上了眼睛,又该午睡了......

    这些天,陆牧都在做着同样一个梦,很奇怪,梦里什么剧情都没有,只有眼前那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土黄色圆球,它也就这么静静的漂浮在漆黑一片的虚无中。

    这个梦真的算是十分无聊了,不过这二十多天下来,陆牧似乎也发现了一丝端倪,这个土黄色的圆球似乎真的活着,陆牧甚至能感觉到圆球内部传来的轻微跳动声,就像心跳一样,很微弱,但是真的存在。

    就在昨天下午午睡的时候,陆牧一次无意的举动,才发现了那个虚无空间的秘密。

    在梦中,那片漆黑的虚无空间被陆牧不小心打开了一个口子。

    窗外有一道太阳光线不小心射进了这片虚无之中,因为在光线射进那片梦境之中的虚无时,整个病房仿佛陷入了黑夜中一般,持续了整整两秒。

    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可把红旗下茁壮成长的陆牧下了一跳,也幸好当时的病房之中没有人,

    极度的诡异!

    那两秒钟的阳光似乎被自己吸收了,被截取下来了,这怎么可能?

    可是此时那段阳光就这么静静的停在了陆牧体内的虚无空间之中,不由得陆牧不信。

    虚无空间里似乎并不存在时间,整个空间如同是一片死海,都处于禁止不动的状态。

    所以被拉进来的阳光,也依旧是光线的形态,就像手电筒射出来的光一样,陆牧甚至还可感受到那束光线的温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虚无的空间到底是什么?

    还有那诡异的一截阳光,这一切的发生让陆牧感觉超出了自己的认知。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