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作者:admin

重生九零之独宠虎妻

admin 8个月前(2019-05-09) 家庭乱伦

222513.jpg

    2019年,初春时分,马上就要跨过三十岁大关的梅雅丽拎着行李箱,逃也似的上了飞机,直奔H省而去。

    为了躲避她家母上大人无所不在的催婚紧箍咒,她决定把自己难得的几天假期全都消磨在H省的M县。

    “小梅!”

    “雅丽!”

    “这边!这边!”

    在阔别了五年之久的大学室友此起彼伏的呼唤声中,梅雅丽拖着行李箱,快步奔向她们约好会面的民宿门前。

    然而她才奔出了四五步远,一颗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子弹就砰的一下打进了她的右边太阳穴。

    疼痛袭来的那一瞬,梅雅丽脸上那纯然喜悦的笑容一如刚才。

    然而,她的视野里却再也没有了那些让她露出如此欢颜的人。

    她朋友们惊恐的的呼喊声越飘越远,反倒是另外一声枪响,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梅雅丽耳畔。

    闭上眼之前,梅雅丽瞥到了一张俊秀而阳刚的成年男子的脸,那个男人的脸也跟她的脸一样,正被一片鲜红浸染的触目惊心。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她的伤口在头的两侧,那个男人的伤口却是在前额。

    她这是......做了池鱼?

    ——————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拉着我儿子在下什么蛆!天天把个老爷们儿拴你裤腰带上,你就那么缺男人?我活这么大岁数,就没见过你这样的sao货!你爹你妈是咋教你的?还是你们老佘家就是这门风儿?......”

    异常响亮的喝骂声后面,跟着一长串儿的污言秽语,听得梅雅丽心头一阵邪火。

    她想狠狠瞪过去,然后用自己最凶恶的表情让对方闭嘴,可她的身体却根本不由她控制。

    她用力地想要睁开双眼,但她的那双眼皮却像灌了铅一般,沉重的她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成功睁开。

    梅雅丽正着急,几滴温热的液体却接连落在了她的脸部肌肤上。

    与此同时,一个低的几乎听不到的女声抽抽噎噎的在她头顶上方响起,“我......真受不了了,咱们......离婚吧。这日子......哪是人过的。”

    “你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

    “这话......这话你已经说过好几回了。”压抑着哭声,低低说着话的女子斩钉截铁的打断了面前那个男子满是哀求意味的话语。

    “我从小到大,二十多年挨的骂加在一块儿,还没有我这一两年在你妈这里挨的骂多。”不知是不是因为已经说了“离婚”这样的话,女子的声气儿渐渐平稳了下来。

    梅雅丽听在耳里,只觉得这女子的声音里有种一次又一次绝望之后,终于死了心的平静。

    那种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的感觉,在她的一言一句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雅丽我会带走。这么小的孩子,留下你妈能把她磋磨死。至于你......你再娶一个,好好过你的日子吧。”

    些微的停顿和起伏里透着强自压抑着的心酸和悲苦,梅雅丽听了,眼眶竟不由自主微微有些发热。

    此时此刻,她已经大概搞明白了这是哪里、是什么时候。

    可这份“明白”,同时却也让她愈发糊涂。

    她不是被子弹打中了吗?现在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怎么她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小时候?

    在她过去近三十年的人生里,她曾经不止一次听她的父母说起她那个战斗力爆表、十里八乡都厉害的出了名的祖母赵慧英。

    当然,他们说的并不是她对付乡亲邻里的泼辣手段,而是她磋磨自己儿子儿媳的“英勇”。

    闹离婚的这一段,应该是发生在她半岁左右的那段时间。

    她爸妈结婚之后,和当时的绝大多数新婚夫妻一样,跟她爷奶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

    娶媳妇儿之前把话说的极其漂亮的她奶,在她爸妈结婚的那天就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彩礼和摆酒的钱是她爸自己挣的、借的,而扬言不操心、不给钱,也不收礼金的她奶则趁着她爸妈一个错眼不见就收走了客人们给的份子钱。

    她爸妈婚后,她奶又扬言——“不跟你们一个锅里抡马勺”,于是,两家过上了一处干活儿、分开开火的日子。

    她妈佘玉芬原本还以为这样更好,一来省了她伺候公婆小叔一大家子,二来少接触就少口舌,她也可以躲着点儿自己婆婆,免得一天好几顿的挨骂。

    然而事实却证明了佘玉芬是多么的“图样图森破”,因为两家用的是一处灶房,所以赵慧英依然还是能时时刻刻调理自家儿媳妇。

    什么在她做饭的时候骂她败家娘们儿用的柴米油盐多啦,什么收起某些炊具不给她用啦,什么故意把刷锅水弄到她身上啦,什么摸鸡屁股算鸡蛋个数、要是鸡没下够蛋就赖儿媳妇偷吃啦,总之是只有你想不出的,就没有她做不到的。

    最让佘玉芬伤心的,还是在她怀孕期间,赵慧英竟然每天故意在柴火上淋水,宁可自己忍受浓烟滚滚的不适,也要加剧她的孕期反应。

    这跟她以往经受过的那些侮辱性质的折磨不同,这样的做派,分明就是想把她往死里磋磨。

    梅志军心疼自己媳妇儿,见自己妈实在是不像样子,于是就决定让媳妇待在屋子里躲着,自己到灶房做饭。

    然而才不过两顿,赵慧英就采取了极端措施,让他们连饭都没得吃——她不仅用一天时间把他们夫妻两个全都骂了个狗血淋头,而且还锁起了米面油盐不给他们吃用。

    最后,被折腾的没了人形儿的佘玉芬只能躲回娘家“避难”。

    然而她这一走,赵慧英的气性却更大了。

    村里人背地里戳她脊梁骨,她就每天把梅志军当成出气筒。

    从早到晚,梅志军的耳根子基本就没有清净时候。

    好不容易扛到佘玉芬生了女儿、坐完月子,梅志军在大舅子佘玉国极其不满的各种抱怨以及追讨生活费的闹剧中带着妻子女儿回了自家。

    迎接他们的,除了赵慧英和梅志军弟弟、妹妹们如出一辙的阴沉脸色,还有赵慧英变本加厉的恶毒辱骂。

    自然,赵慧英辱骂的主要对象依然是作为儿媳妇的佘玉芬。

    佘玉芬才刚做了母亲,光是照顾孩子、跟着家里其他人一起做农活儿就已经够她累死累活的了,哪里还有心情应付赵慧英的坏蠢毒?

    于是,在经历过小半年水深火热、鸡飞狗跳的非人折磨后,佘玉芬终于忍不下去了。

    不是她作为新手妈妈情绪容易失控,实在是赵慧英跟她的小儿子、小闺女太能作天作地。

    因为梅志军在她做饭的时候帮她照看了一小会儿孩子,赵慧英就能骂的他们两口子好几天不得安生。

    最让佘玉芬愤怒的是,赵慧英只要一不顺心,就会故意摔盆子砸板凳的吓唬孩子。

    孩子吓哭了,她顺势就用极其恶毒的语言咒骂他们一家三口,剔除掉夹杂其中的大量污言秽语,那些辱骂的大概意思就是说他们一家三口都脏心烂肺,见不得她跟她小儿子、小闺女好,非要人吵鳖闹让他们不得安生。

    而赵慧英的小儿子和小闺女,也就是梅雅丽的三叔和小姑,那也全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

    赵慧英说的这个“人吵鳖闹,不让他们安生”的话儿,这兄妹俩说的次数更多。

    他们老娘的这个观点,他们是再赞同也没有的了。

    若非这一大家子里就梅爷爷一声不吭是个老实人,佘玉芬也不至于才回到婆家小半年,就绝望到动了跟梅志军离婚的心思。

    听着自家母上大人压抑的抽噎声和自家父上大人低低的哀求声,梅雅丽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原来,她那个曾经厉害到可以提刀砍人(虽然未遂)的母上大人,竟然真有被奇葩亲戚欺负到全无还手之力的时候。

    可见这人呐,坚强也好,厉害也好,还真是九成九以上都是被逼出来的。

    不知过了多久,对面屋子里的恶毒辱骂终于宣告结束,佘玉芬将仍然昏昏沉沉、半睡半醒的梅雅丽背到了自己背上。

    “我走了。”她用饱含着痛苦、留恋,但同时又分外决绝的眼神最后深深看了一眼梅志军,然后便背着梅雅丽大踏步出了屋子。

    梅雅丽很是淡定,反正她爸妈这婚是铁定离不了的。

    但对于“未来”一无所知,一直因为一个“孝”字对赵慧英颇为顺从的梅志军却难过极了。

    他紧紧跟在自己妻子身后,生平第一次后悔起了曾经的那些逃避和软弱。

    要不是他一被自己老娘骂就抬脚往外躲,总是独留佘玉芬一个人面对他的那个奇葩妈,要不是他每次都劝佘玉芬忍忍忍,从来不肯为她出上哪怕一次头,他们夫妻,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佘玉芬的那句“这话你已经说过好几回了”,让他惭愧到连挽留的话都再也没脸说出口。

    而作天作地的赵慧英却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的人生经验告诉她,只要结了婚,不再是黄花闺女,那么这个女人就等于已经是血亏大甩卖的便宜货了,她的这辈子,基本就等于是跟那个娶了她的男人绑定了。

    为了不让自己更加不幸,无论婚后的日子过的是好是歹,这个女人都不会愿意离婚再嫁的。

    所以即使佘玉芬被她欺负的只能躲回娘家,她也从来没想过对方会有跟自己儿子离婚的勇气。

    国家允许又如何?世俗的观念依然牢不可破的束缚着这世上的绝大多数女子。

    自觉已经看透一切的赵慧英有恃无恐,看到佘玉芬背着孩子去推自行车,她立刻就又咬牙切齿的骂起了佘玉芬,“就没见过哪家的儿媳妇天天往娘家跑的!既然你这么爱回娘家,那你这辈子就都在你娘家过吧!我们老梅家不缺你这么一号人物!”

    佘玉芬背脊微僵,但却既没有停步也没有回头。

    反倒是因为不知所措,只能失魂落魄的跟在佘玉芬身后的梅志军猛然回头,用前所未有的凶狠眼神愤怒的瞪向了赵慧英。

    赵慧英先是被他瞪得愣了愣,不过很快她就愈发愤怒起来,“反了你了小二子!你还敢瞪你老娘了!咋的?我这还没吃你的喝你的呢,你就容不下我了?”

    梅志军懒得跟她吵,他现在满心都只想着一件事儿——他要如何才能留住自己媳妇儿,如何才能打消她离婚的念头。

    然而他不想吵,赵慧英却不肯这么便宜就放过他。

    她在炕上挪了挪屁股,然后把上半截身子从窗口处探出来,“我跟你说话呢!你聋了是咋的?天天就知道跟在老娘们儿屁股后头转悠,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出色的东西!”

    梅志军猛然顿住脚,回过头,“你以为我乐意给你生出来是咋的?摊上你这么个妈,我梅志军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我!”

    赵慧英气疯了,她抓起扫炕的笤帚就朝梅志军扔了过去,“我让你个王八犊子跟老娘尥蹶子!还真是反了你了!”

    一边骂着,赵慧英一边用极其敏捷的动作从炕上跳了下来。

    竟然敢跟她还嘴了!

    反了!

    这可真是反了天了!

    “我打死你个娶了媳妇忘了娘的王八东西!早知道你这么不孝顺,当初我就不该拼死拼活往大了拉拔你!我就该把你浸死在尿桶里!”

    飞快地穿好鞋,赵慧英疯了一样,一边喝骂一边朝着屋子外面冲了过去。

    路过灶房时,她还顺手抄起了立在灶房门口的那把铁锹。

    梅志军听见动静一回头,一个咬牙切齿、眼神凶狠的泼妇就那么直直映入了他的视野里。

    他本能地就想躲开,躲了半步又想到佘玉芬正背着梅雅丽,推着自行车走在他前头。

    没奈何,他只能停住脚,拦在了赵慧英和佘玉芬、梅雅丽之间,以防她对那母女二人下黑手。

    不是他非要拿这样的恶毒心思来揣测自己的亲生母亲,而是赵慧英在佘玉芬进门之后,曾经不止一次于“无意间”,“失手碰到”佘玉芬。

    想到那几次佘玉芬身上留下的青紫伤痕,再一想到趴在佘玉芬背上的自家闺女那软软小小的小模样,梅志军心一横,牙一咬,直接上手夺过了赵慧英手里的铁锹。    梅志军的这一举动算是彻底惹恼了赵慧英,她“嗷”的一声冲上去就开始撕打梅志军,“我活不成了——活不成了——小二子你个缺德带冒烟的不孝子——老天爷怎么就不来个雷劈死你呢——有本事你就打死我——你打死我——”

    极具穿透力的响亮嗓音直接惊动了半个村子,附近几户人家的村民全都纷纷从家里走出来,朝着梅志军他们家聚拢了过来。

    梅志军他们家所在的这个小村子名叫“台子村”,整个村子里一共就只有二十几户住民。

    在政府划定的行政区划里,他们的这个台子村甚至都不叫“村”,而是叫做“鹿耳村台子组”,可见其规模是何等的小。

    而梅家则是这个小村子里的两户大姓之一,另外一户人口较多的姓氏则是李姓。

    除了两户人家姓张,村子里的其他人家要么姓梅,要么就姓李。

    再加上这两姓之间多有联姻,所以这村子里的所有人基本都可以互相攀上个堂亲或者表亲,而且还都是关系很亲近的那种。

    也正是因为这样,村子里基本谁家有什么事儿,其他人家的人都会走过来关注一下。

    当然,这个关注并不都是善意的。

    小到任何一个家庭、一个家族、一个村落,大到任何一个城市、一个地区、一个国家,都不可避免的会有那么一些巴不得别人日子不好过的人。

    就像这些自动自发聚拢到梅家来的人,这里面既有真正本着协助解决问题的心思来劝解、帮忙的,也有那打着劝解和帮忙的旗号暗搓搓来看别人家热闹的人。

    没一会儿,梅志军他们家院子门口就聚集了二三十人。

    跟台子村的其他人家闹出什么事儿的时候相比,这个人数可以说是极少的了。

    因为赵慧英这个十里八乡有名的厉害人,梅志军他们家的事儿,村子里的人等闲根本不敢靠前。

    而且她这个人的厉害跟其他人的厉害不太一样,其他人再厉害,也不会像她一样根本没有廉耻心、没有道德底线,更加不会像她一样逮谁咬谁、好赖不分。

    所以除了极少数宁愿冒着被牵扯进这摊浑水里的风险也非要看别家热闹的人,也就只有那些让她有所忌惮,不敢随意攀扯撒泼的人——比如大队书记,以及跟梅志军他们家的关系不是一般亲近的梅家长辈——比如梅志军的两位叔爷爷,才敢带着自家晚辈来管他们家的这摊子烂事儿。

    这些人走进梅家院子里时,佘玉芬正急得围着躲避赵慧英各种抓挠踢咬的梅志军团团转。

    一边转,她一边还要提防赵慧英抽冷子朝她下手,当真是又惊又怕又气又急好不忙乱。

    眼角余光瞄到梅家的两位长辈和走在他们身边的大队书记李国文,佘玉芬就跟见了救星似的,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

    李国文是他们这个小村子里最有文化、同时也最有权势的人,按照亲戚关系论下来,梅志军夫妻应该管他叫一声“二表叔”。

    “二表叔、二爷爷、六爷爷,你们可算是过来了。”佘玉芬鬓发凌乱,眼眶通红,“你们快让人帮我婆婆拉开吧。志军都快被他们娘俩打死了。”

    她所谓的“娘俩”,是指赵慧英和她的小儿子梅志明。

    就在赵慧英扑上去撕打梅志军的那会儿,佘玉芬的小叔子、小姑子也从屋里跑了出来。

    这对兄妹原本都跟他们老娘一样,盘腿坐在炕上。

    赵慧英骂梅志军和佘玉芬的时候,赵慧英的小儿子梅志明就一直笑嘻嘻的听着自己老娘骂他哥哥嫂子,一脸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

    而赵慧英的小闺女梅志凤则一副与自家老娘同仇敌忾的架势,赵慧英歇气儿的时候,她就接上赵慧英的话,用她二哥不肯把私房钱交出来的事例来指责她二哥“没良心”。

    及至赵慧英冲出来撕打梅志军,她的这对儿女就也跟着跑了出来。

    不过,他们虽然比自己老娘年轻了二三十岁,但腿脚、狠劲儿和战斗力之强悍却都远远比不上赵慧英这个五十来岁的凶悍妇人。

    他们出来时,赵慧英都已经把梅志军身上的那件旧棉袄给撕扯坏了。

    赵慧英的小儿子立刻就上去给自家老娘帮忙了,赵慧英的小闺女也不甘落后。

    她虽然因为力气和身高的原因识趣的没有动手打人,但却一直喋喋不休的指责自己哥哥嫂子“不孝顺、没良心”。

    原本要走的佘玉芬反倒比梅志军的亲妈、亲弟、亲妹妹更心疼梅志军。

    眼看着那对母子以二对一,仗着梅志军不忍还手,只一味躲闪,把他一张脸给打的、挠的又是青紫又是血痕,佘玉芬的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

    她有心上前帮梅志军的忙,奈何她背上还有个小而弱的梅雅丽,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巴不得她也加入战团的梅志凤(赵慧英的小闺女)。

    就这么冲上去打嫂子梅志凤是不敢的,毕竟传出去的话她的名声就彻底坏了。

    可要是佘玉芬冲上去帮梅志军,那么不管她是单纯拉架还是对赵慧英或者梅志明动了手,梅志凤就都可以一口咬死了佘玉芬“打婆婆”,然后理直气壮的趁乱揍她一顿。

    佘玉芬早就知道梅志凤看她不顺眼,因为她的这个小姑子曾经不止一次的指责她,说她挑唆的梅志军跟赵慧英离心,连工资都自己藏起来偷着花用。

    一开始,梅志军还认认真真跟自己妹子解释过。

    他不再上交工资给赵慧英,是因为赵慧英总是把钱胡乱花用出去,真正有事儿要用钱的时候,她又拿不出钱来。

    拿不出钱来也就罢了,关键是她还胡搅蛮缠的骂人,让你不仅得不到应有的帮助,反而还要更加焦头烂额好几倍。

    梅志军实在受不了一到用钱的时候就被赵慧英骂一顿,然后被骂完了他还得再顶着一脑门子的晦气张嘴出去问人借。

    他是个要强的人,这样的事儿发生过几次之后,梅志军就不想再把自己这个小家的收入也一分不剩的交给赵慧英管着了。

    然而,赵慧英却根本不肯承认自己乱花钱。

标 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五月天激情小说网:情爱小说,乡村小说,两性小说,出轨小说,欲望小说,性爱小说